卡姆勒卫浴
当前位置:外贸人才网 » 新闻资讯 » 职场热点» 正文

白领太过疲劳而死

来源:公益外贸人才网(Tradehr.org) 时间:2011-12-27 8:52:00
阅读:3205

话说一年轻人去招聘会寻觅新工作,在看过简历后,招聘人员问:“简历上明明写着毕业才两年,你怎么会有三年的工作经历?”年轻人答说:“加班时间算起来也有一年!”

这则笑话,在普华永道25岁女员工潘洁“过劳死”事件发生后,听起来让人无法轻松。微博上马上有人以“你平均每天加班几个小时”为主题发起了网络投票,超过1800人参与的投票显示:13%的人平均每天加班1小时,16%的人每天加班2小时,11%的人平均每天加班3小时,35%的人平均每天加班3小时以上。

白领,看似“身光颈靓”,稳坐办公室叹空调,但其实许多每天拼命奔跑在经济线上的白领,过的是“年轻时拿命换钱,年龄大后拿钱换命”的生活。而越来越多见诸报端的“过劳死”案例,却使这些白领白白地成了企业发展的炮灰。白领一族,因而有了一个代名词:白领炮灰团。

一项1800人参与的微博调查显示:

75%的上班族要加班

在这个超过1800人参与的微博调查中,只有25%的参与者选择了“不加班”,高达75%的参与者表示“要加班”。而羊城晚报记者近日在一个小范围内的调查发现,工作上留任的压力、升迁的压力、上司的压力是白领们办公室中的“三座大山”,而生活中白领们还要面临择偶的压力、买房的压力、健康的压力。

在广州珠江新城高德置地广场,这里白天打的并不是特别容易,但晚上附近总会有不少的士熄火待客,因为司机们都知道,这里有个“最喜欢加班”的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;在广州地铁晚上9时以后的车厢里,经常都有睡过站的白领;在多个团购网里,腰颈按摩推拿永远都是最受欢迎的团购活动之一;不少医院的正骨科,超过三成的患者都是看电脑看歪脖子、坐办公室坐坏腰的白领一族。

几年前,“过劳死”的多是警务人员、工厂流水线工人,最近几年,企业中层管理者、小白领“过劳死”现象越来越多。

有关资料表明,直接促成“过劳死”的五种疾病依次为:冠状动脉疾病、主动脉瘤、心瓣膜病、心肌病和脑出血。除此以外,消化系统疾病、肾衰竭、感染性疾病也会导致“过劳死”。普华永道的潘洁,就是因为患上病毒性感冒,但由于工作较忙,加上自己疏忽,没有好好休息,等持续高烧时才去医院就诊,最终诱发急性脑膜炎去世。

而19日去世的复旦抗癌女教师于娟也刚刚过完33岁生日,她“活着就是王道”的生命感悟,让不少严重透支健康的白领开始重新平衡自己的工作和生活。

上班族压力述说

会计审计行业———压力指数:★★★★★

“我签的是卖身合同?”

自述人:张先生,32岁,入职两年

职位:审计助理

虽然我们的会计师事务所不是“四大”(四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),工资不如他们那么高,但工作强度肯定低不了。普华永道的潘洁这个时候“过劳死”是有原因的,每年三四月份就是审计行业的peakseason(忙季),一个项目接一个项目,我们有单身的同事,直接买睡袋在办公室睡了半个多月。你想每晚加班到十一二点,打的回家,第二天早上挤地铁上班又要1个小时,8点钟闹钟响,5分钟赖床,5分钟洗脸刷牙换衣服,8点10分出门,才能赶9点钟打卡。

最恐怖的是出差,一有外地项目,上了飞机就像被绑架,一下飞机直接进宾馆,然后就是没日没夜的报表,完工了马上又被扔上飞机往回拉,过的真是非人的生活。我入职两年,出差估计不下十次,真不知道签的是劳动合同还是卖身合同。从我现在这样的审计助理,要到审计员,高级审计员再到项目经理,勤快的话可能七八年,钱能赚不少,但身体肯定垮了。我都没有信心还可以再干几年,太累了。

医务工作者———压力指数:★★★★★

“自己生病都要挑日子”

自述人:曹先生,36岁,入职8年

职位:副主任医师

老婆当年找了个医生,他们家很高兴,觉得家里有个医生很放心。换了现在,肯定阻止女儿嫁给我。整天三班倒,白天门诊,晚上巡房,一坐诊就是三四个小时,水都不敢多喝。我们天天给别人看病,但自己生病都要挑日子,医生太少,一个萝卜一个坑,你倒下了别人就要加班给你补上,你病好了又得加班还。

在学校的时候我是羽毛球校队队员,现在打半场就气喘了,哪有时间锻炼。最遗憾的是儿子上小学了,我都很少能给他辅导作业。

媒体公关行业———压力指数:★★★★

“要哺乳的话位子就没了”

自述人:金小姐,30岁,入职6年

职位:公关公司部门经理

我们的公关公司,合作伙伴都是世界500强企业,要求很高,遇到要开新闻发布会,加班肯定是家常便饭,从场地预订到新闻通稿,每个细节都马虎不了,客户盯着呢。我办了张4000块的美容卡,年年用不完,做个项目加几个晚上的夜班,加班费都不够我做一次美容。

去年生完孩子,才两个多月就断奶上班了。我这么快坐到部门经理的位子,还不是因为前任休产假离开了,她回来后被调到后勤保障部门,工资少了一半,一气之下走了。我好不容易得到这个职位,要哺乳的话位子就没了。

银行行业———压力指数:★★★

“上个厕所都要一路小跑”

自述人:江小姐,30岁,工龄7年 职位:放贷审查

毕业的时候在外资银行做录入,老外管理很严,一加班就要发加班费,所以最大限度提高工作强度,一上班马上就对着电脑录入,而且有主管时不时过来检查你的工作进度,把你往死里赶,上个厕所都要一路小跑,一天下来眼睛痛得不行。唯一的好处就是天天正常下班。

后来转到国有银行,做贷款的放贷审查,工作氛围马上松了下来,同事间八卦一下娱乐、吃个下午茶,以前都是不敢想象的。但就天天加班,说是5点半下班,但我入职5年,从来没有一天准时下班过,最快都是6点钟才离开办公室,经常是七八点,最晚试过10点多才下班。虽然加班多,但我还是喜欢现在的工作氛围,外资银行把人快逼疯了。

但天天加班跟我们的上司个人也有关系,她摆明就是一个工作狂,快40岁了还单身,每天最晚一个离开办公室,一有事就要你随时赶回来,有这么一个上司真是小白领的悲哀。

广告行业———压力指数:★★★

“总有一天用脑过度会痴呆”

自述人:曾先生,27岁,入职3年 职位:广告创意

电视上1分钟的广告创意,我们至少要拿出10个方案供客户选择,而这10个方案,又是主管在我们几十个创意中选出来的。有时光是一句话,我们都要想破头,来来回回斟酌个几十遍。中秋、清明这些国家规定的假期,对我们来说都是形同虚设的,连个加班费都没有。1万多块钱的工资,听上去挺诱人,但市中心还买不到1平方米。整天加班,连出去玩认识朋友的机会都少,去年有人介绍了个女孩,刚好赶上我们一个大项目在赶工,只好约午餐时候见面,大家都感觉良好,但根本没时间拍拖,不了了之了。

我们公司那个该死的末位淘汰制,搞到同事间有时氛围都挺紧张,我现在才27岁,但已经常在想,总有一天用脑过度会痴呆。